世纪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阴仙儿 > 第二十七章 监牢里的邪物
    元知先的一顿分析,让白丹青和晓日的计划成为了泡影。

    借尸还魂的办法看来是行不通了,可是老头子还是要救的,这就难为住了晓日。

    “不如这样。”元知先开口提议:“现在眼看就要天色泛白,再留在此地,怕是要惹来麻烦,不如移驾到我的洞府,咱们从长计议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晓日点了点头,忙活了一晚上,也不算一点儿收获都没有,起码知道了王美丽的尸身所在,又搭上了这个人老精鬼老灵王八老了懂人情的元知先,不得不承认,如果没这老头,他跟白丹青还真就冒冒失失的做下了错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小哥暂且把眼睛闭上,待我施展地行术吧。”元知先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晓日痛快答应,闭上双眼,一个呼吸的功夫,就觉得身体失去了重量,紧接着听到轰隆隆的声音从身边响起,仿佛过火车一样,大约过了十多分钟,声音渐渐转弱,他的身体也逐渐的恢复到正常,元知先有些虚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小哥可以睁眼了。”

    水月洞天!

    晓日当真是不知道自己的城市里居然还有这么一处妙地,洞内空间极大,到处是怪石嶙峋,在怪石林中,还映出清冷的白色荧光,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夜明珠作怪。

    真是没想到,元知先的洞府比白丹青的闺阁在意境上要高出不是一个层次,到底是水里的妖怪,就是有钱!

    “这就是缘古洞?”晓日惊讶的问道:“居柳山我也爬过,怎么从来没听说山上有这地方呢?”

    白丹青不屑的冷哼一声:“洞口不过碗盆大小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兔子窝呢,谁能想到里面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仙姑说的是。”元知先大尽地主之谊,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堆新鲜的瓜果,摆在石盘当中,笑着说:“来来来,既然到了我的洞府,就别客气。这些都是我在早市儿上买回来的,新鲜着呢。都是自家园子里面种的,跟打农药的那些不是一个味儿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撞进神仙窝的晓日一听这话瞬间把他拉回了现实当中,原来“神仙”也会逛早市儿呀!

    白丹青瞅都没瞅盘子里的水果,一屁股坐在石桌上,说道:“我们的时间都有限,你有什么好办法,别卖关子抓紧说。”

    元知先捋了一下胡须,说:“办法不是没有,但是你们的办法肯定是剑走偏锋了。这也难怪,仙姑不食人间烟火,小哥又涉世未深,不懂这里面的人情世故也是应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特么什么话!”白丹青眉毛一竖,瞪着眼睛说道:“有办法就直说!”

    “买通人情,这事儿迎刃而解!”元知先笑眯眯的说:“这人情分两处,一处是我那不肖徒儿的继子,一处是衙门里头说话管事的人。要我说,就从那个孩子的身上下手,把他收买了,案件一销,大弟马的灾祸不就随风而去了吗?”

    晓日摆了摆手:“你是真不知道你徒弟跟她继子是什么关系啊,人家是亲上加亲,亲来亲去那种,是有感情的。更何况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,对钱的概念还不是那么深,没体会过赚钱的辛苦,所以即便是我肯出钱,人家也未必咽的下这口气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丢人的东西。”元知先在人间摸爬滚打了这么久,自然明白晓日说的是什么意思,不由得挂不住面子,啐骂了一句后,说:“那就只有收买衙门里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!”晓日再度否决他的提议:“今昔不同往日,就算各位官老爷有那个心如今也没那个胆了,清正廉洁四把钢刀头上悬,谁干犯事儿谁玩完。”

    “合着你说的有办法,就是这么个歪门邪道啊?”白丹青鄙夷的说:“这还不如我想的借尸还魂呢。”

    “借尸还魂惹麻烦!”

    “行贿受贿吃官司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老妖怪针锋相对,把一旁的晓日愁坏了。

    “哎?”

    元知先忽然停下了斗嘴,一拍脑门儿,似有所悟的说道:“我想起来一个事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儿?”晓日赶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嘿嘿。”元知先刚一开口便有些忸怩,一脸难为情的说:“我这不是身患隐疾么,在盯上青龙城之前,我还打过别家的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白丹青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最后之所以没能成行,主要还是因为我不占天时地利人和,冒然过去,没有十足的把握。”元知先说:“但是有一点,这个家伙跟青龙城可没法比,它的的确确是十恶不赦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个干嘛?”晓日不解:“难不成让我为民除害,然后以此邀功,把老头子将功补过的替换出来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小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”元知先说:“以小哥的能力,想要独自对付那个家伙,怕是有些难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不还有你们呢么!”晓日倒是不客气,直接把他们两个拉进了伙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话是没错,不过小哥有没有想过,若是此事交由大弟马来处理,那是不是会更好呢?”元知先说:“毕竟那邪物就是在监牢之中化生出来的呀。”

    晓日翻了个白眼儿:“问题是我家老头子行动不便呀,他本来就是因为搞封建迷信活动进去的,你还让他在拘留所里跳大神儿?老哥是巴不得他出不来了吧?”

    元知先连连摆手:“小哥别急,听我慢慢说!这个邪物衙门不是不知道,只不过是不方便处理。这种事情不可能大张旗鼓,要暗中进行,而且也不可能走马观花你行你来,不行我上。参与的人越多,事情越容易被传出去。所以一直以来,都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政策来消极对待……现在那邪物越发凶厉,再不处理,势必要出大事。所以,若是能将其收伏,去了这个心腹大患,那么大弟马也是立了大功,到时候将功补过,这牢狱之灾不就化解掉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