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纪中文网 > 武侠修真 > 琴师的江湖日常 > 第九十六章 赴约的非正常打开方式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月出云早早便准备好早饭,只等曲芸与孙飞亮清早的修炼过后,便与两只小豆芽一同吃饭,而后便让二人换了衣服,朝着君山出发。

    扬州是朝廷的地境,所以在扬州这种毒地方还是不要显露武功为好。而扬州距离君山距离尚远,便是乘坐马车也得小半天的时间才能到。

    一路上月出云并没有多说话,如同变了一个人,然而两只小豆芽却并没有发现什么,依旧说说笑笑。当然,负责笑闹的只是曲芸,孙飞亮看着曲芸笑闹傻乐,也不知道他在傻乐些什么。

    七秀坊的衣服搭配鸾歌凤舞双剑,显然为本就俊秀的孙飞亮平添几分英武气质,然而在月出云眼中,孙飞亮此刻傻笑的样子,显然是给七秀坊丢脸了。

    路途有些遥远,不过片刻两只小豆芽便没有一开始的兴奋,无聊之下竟是同时坐在马车上开始打坐修炼。月出云不由为之感到好笑,然而却也并未阻止,只是默默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离百语,这位清平王身边的红人突然出现在扬州,并且直到今日还没有离开扬州,反是将扬州掌握在自己手中,显然不是来替清平王带话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月出云回来的事便是黄小图都不知道,离百语为何却能提前知晓?除非离百语也有千机门门人相助,以千机门门人的未卜先知,倒是还有几分可能提前知晓月出云的动向,但是千机门只剩最后一人,还在渭州当了厨子,所以只有一个解释,那便是离百语的眼线已经不止监视了扬州,更是遍布扬州之外。

    离百语的出现一定逃不出朝廷的视线,但是朝廷竟是对离百语不闻不问,如同默许他留在扬州一般。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月出云心生猜测,要么离百语用了什么方法瞒天过海,要么,朝廷也不敢对离百语出手,才让他如此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不,如果当真是这样,那朝廷不对离百语出手显然不会因为离百语,而是他身后的清平王君澈。如果按照这样的猜测,那么朝廷那边的局势就令人不得不深思,而那位曾经的闲王君澈,看来也已经张开了他的獠牙。

    可惜即便能想到这些东西,月出云却依旧无法肯定离百语找自己是因为什么,如果说拉拢,月出云早就表示了对清平王君澈的支持。如果不是拉拢,离百语为何又要邀请月出云前往君山赴约?

    不过月出云虽然不知道离百语到底意欲何为,但是不论他想干什么,月出云都有办法应对。毕竟,离百语就算跟着清平王,本质上还算一个江湖中人,只要是江湖中人,便终究脱不开江湖的束缚。

    莫明的,月出云突然想起前不久见过的白帝城。

    夜孤魂,蛇影穿杯,这两把剑齐名,每每出现在江湖中,拥有这两把剑的人无一不是江湖中令人仰望的高手。白帝城的确是高手,在夜色的主场下,甚至连刀无痕也需忌惮他三分,然而如今拥有蛇影穿杯的离百语,便是凭借蛇影穿杯的诡异,却甚至不被黄小图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月出云嘴角不由得浮现一抹冷笑,蛇影穿杯在手,武功却沦落到如此地步,实在可笑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见面,或许要让你大吃一惊了。”

    月出云如是低语,而后重新陷入沉思,只等马车晃晃悠悠停了下来,月出云才唤醒两只小豆芽。

    “君山到了。”

    曲芸与孙飞亮脸上终于重新升起毫不掩饰的愉悦之色,月出云当即领着二人下车,让马车夫在山下等待,而后沿着石阶步行上山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君山的桃花的确很美。

    月出云边走边欣赏君山的景色,两只小豆芽眼睛都直了。曲芸从来没有见过中原如此秀丽的风景,而孙飞亮自从被抄家逃出来之后,显然也是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庙会,山上的人自然是不会少的。月出云也是从黄小图口中得知,这君山庙会是在半山上举行,因为在半山腰其实还有一座小镇子,镇子虽然不大,却供奉着当地传说中的大人物。平时的时候镇子上并没有多热闹,可如今庙会几乎整个扬州的人都回来,论热闹程度自然不可与往日相比。

    月出云一路上山,便看见不少人挑着担子出现在视线之中。担子上的东西无非不是蔬菜肉类或者酒水,是山下的村民送上去的,估计是送给山上的酒肆客栈之类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只小豆芽彻底放松下来,不知累为何物的两人自然用最快的速度上山,然而还没等一大两小到处逛,便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扬州现任知府,赵高。

    剑吟声传来,月出云并不阻止孙飞亮的动作,因为他感受到了孙飞亮的杀意。能让孙飞亮这样一个性格温柔的人见面拔剑,显然是与赵高有着不死不休的恩怨。

    另外,月出云不阻拦自家徒弟的原因,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孙飞亮杀不了赵高。

    赵高不会武功,但是其他人会。

    蛇影穿杯不知何时出现在孙飞亮眼前,月出云诡异一笑,离百语虽然出手,可是却依旧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没有使出全力。连落青桓压制实力的时候都会被孙飞亮压制,何况离百语?

    三招,孙飞亮倒飞而回,离百语退开五步。

    “名师出高徒,看来是咱家托大了。”离百语尖锐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月出云不为所动,随手一掌落在空中,倒飞而回的孙飞亮竟是如同被什么力量支撑一般,随即借力飘然落地。

    “飞亮,你想杀他?”

    孙飞亮沉默点头,抬起头时只见他目光死死盯着对面的赵高。

    月出云了然,随即道:“飞亮,为师教你如何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孙飞亮惊讶抬头,完全没想到月出云竟是如此态度。然而不等孙飞亮惊讶,眼前的月出云身影竟是缓缓消失,眨眼的时间便已出现在赵高眼前,指尖剑气流转,停在赵高喉间。

    “飞亮,看懂了没?”月出云不理会眼前的离百语,仿佛视他于无物。

    孙飞亮摇头:“弟子没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月出云微笑:“为师教你的不是武功,而是道理。飞亮你要记住,你现在杀不了他只是因为实力不够,当你有一天能与为师这般,自然便能亲手用剑抹了他的喉咙。”

    月出云说罢,手中剑气顿时散去,目光带着几分莫明的笑意看向赵高道:“你的命先留一会儿。”随即转向收剑在手的离百语。

    “离公公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ps:补两更。